虞城县 鸡西市 曲松县 灌云县 屏南县 邓州市 赤壁市 什邡市 安陆市 海丰县 遵义市 中江县 昌邑市 伊春市 衡阳县 永吉县
最帅快递小哥 赵又廷蜡像 车厘子 免费礼盒 男孩坐进开水桶 男孩擅自开公交车 烟火里的尘埃 登月第四人去世

《同一堂课》孟非讲李白,濮存昕“借箭”

标签:寸草不留 2016注册送现金红包

2018-5-30 5:9:01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孟非加入《同一堂课》项目的时候,坚定不移地说:“一定要把孩子当大人对待。”台湾小学生没学过李白,这是孟非意想不到的,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让小孩子们明白,李白的地位、李白的伟大。
孟非加入《同一堂课》项目的时候,坚定不移地说:“一定要把孩子当大人对待。”台湾小学生没学过李白,这是孟非意想不到的,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让小孩子们明白,李白的地位、李白的伟大。
张大春是著作等身的人。回乡给二年级小孩上课,战战兢兢,生怕孩子们觉得闷,还不惜向自己的孩子讨教。节目里面有一首“危楼高百尺”的歌,很有魔性,看完那集的人都在跟唱,这首歌就是张大春从自己孩子那里学来的。
张大春是著作等身的人。回乡给二年级小孩上课,战战兢兢,生怕孩子们觉得闷,还不惜向自己的孩子讨教。节目里面有一首“危楼高百尺”的歌,很有魔性,看完那集的人都在跟唱,这首歌就是张大春从自己孩子那里学来的。

  《同一堂课》将于今天起每周日晚登陆浙江卫视。节目邀请不同的文化名人担任代课教师,深入全国各地小学校园,为孩子们讲解课文、排演课本剧,带来三天充满知识与趣味的语文课。首期节目中,主持人孟非和知名作家张大春两人分别深入中国台湾省屏东县和山东济南,挑战3日代课老师。

  “老师”肚子里要有真货

  《同一堂课》中邀请的“老师”包括濮存昕、张大春、刘震云、徐帆、张国立、蒋雯丽、孟非、杨祐宁、王洛勇、王佩瑜等22位文化名人。对于节目中嘉宾的选择标准,总制片人奶猪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首先要关注教育,其次肚子里真有货,有办法把想传递的东西讲出来,同时还需要有很高的公众知名度。“我们拒绝过一些嘉宾,有些知名度很高,但是他不知道讲什么;有些拿不出3天时间,那我们就等第二季、第三季,他们有时间的时候再请。”

  《同一堂课》将拍摄和授课地点真实地放在了全国各地的小学教室内,包括漠河北极村北红小学、香港大学同学会小学、云南广南县坝美小学、台湾鼻头小学等。这些学校的选择和嘉宾之间也有密切的关联,奶猪举例,比如王洛勇坚持去贵州毕节上课,因为他前不久刚在那里拍完《文朝荣》,待了很久,他观察到那里的小男生,上课时间居然就在街上,叼着烟、提着酒瓶,丝毫没有害怕和内疚,他觉得着急,觉得有责任要回到那里;麦家选的是富阳蒋家村,那儿是麦家的老家,他讲的鲁迅的《从百草园与三味书屋》,里面所有的地貌、植物、动物、游戏,都跟他的老家一模一样,他还想就这次机会,完成“对家乡和童年的原谅”。

  濮存昕坚持讲《草船借箭》有深意

  《同一堂课》的宗旨,是把不同的教育方式带到课堂。“没有人会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濮存昕、刘震云在讲,于丹也在讲。人生是一场中长跑,是持续一生的马拉松;人生要学的所有东西,其实都在小学课本里教过了。

  濮存昕讲授的课文是来自《三国演义》的经典故事《草船借箭》,濮存昕自掏腰包买了布做成戏服,用胶水、纸板、一次性纸杯做成道具,为山区的孩子们导演了一台课本剧;徐帆是前往贵州遵义的一所小学为孩子们讲授朱自清的《背影》,徐帆让孩子们扮演自己的父亲,用换位思考的方式体会父亲含蓄内敛的爱;王洛勇受邀时,因为刚演完诸葛亮,节目组原本计划让他讲《出师表》,但王洛勇却选择了蒲松龄的《狼》。他带着一群孩子在大草原上围成一圈,模仿课文中狼的每一个动作和声音,直至所有人一起在草地上打起滚来。

  对于课本选择的范围,奶猪表示,全部都来自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教材。节目组会把课文的目录拿给老师们,最终教哪篇课文、怎么教,都是老师决定的。比如节目组建议濮存昕讲《桃花源记》,他想讲《草船借箭》,因为他觉得《草船借箭》容易让孩子们排成戏剧,他的理由非常坚定:“普通的课文,老师们比我讲得好,我来这里教,就得教我擅长的,那个地方连个剧院都没有,他们可能根本没看过戏,更别说排戏了,我给他们带去一出剧,没准谁以后也想来学表演呢。”后来濮存昕给三年级的孩子讲了《草船借箭》,给六年级的孩子讲了《桃花源记》,他也是上课时间最久的一位,一共去了5天。

  总制片人:

  嘉宾的人生阅历是授课保证

  新京报:针对小学生的语文课,嘉宾此前会接受一些什么培训?

  总制片人:这些嘉宾都在默默做着各种教育事业:濮存昕是经常带年轻人表演的,包括国家大剧院的培训计划等;蒋雯丽在中央戏剧学院当老师;王洛勇常年在国外从事教育工作,他也是上海戏剧学院音乐剧中心的主任,现在还在上戏教课;王珮瑜之前就教过不少孩子演京剧,我们找她时,她正跟上海宝山区教育部门做一个全区小学京剧教学计划。所有的老师都是带着专业知识和技能来的,也就是我说的“肚子里有货”。他们的人生阅历和教学冲动,就是他们授课的最大保证。

  新京报:很多嘉宾都是明星,在一些课文讲解过程中,会有专业的语文老师帮助备课吗?规避掉一些常识性错误?

  总制片人:我们有专门的课程组,第一次沟通前,先拿出一些课程选择,跟老师沟通之后,再根据老师的意愿做进一步讲义上的协助,比如《从百草园与三味书屋》里的覆盆子到底是哪种植物,不能给孩子们误解;《曹冲称象》里的大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张爱玲写《天才梦》时的背景、她当时的处境。这里涉及的不仅仅是语文的问题。

  新京报:和普通小学课堂的授课相比,《同一堂课》中更为看重的是一种什么样式的语文课?

  总制片人:情景式教学、沉浸式教学、启发式教学、互动式教学。就像刘震云说的,传统课堂是“老师在台上不停讲,孩子在台下背着手听”,孩子能听进去多少,看他的造化。怎么能让孩子有兴趣?老师们有着各式各样的手段,有一样是我们研发者坚持的,就是户外课。王珮瑜讲《空城计》、讲京剧,就真的把戏服都搬到了教室里,那是什么样的震撼,还不够,直接把一个班都拉到京剧院,就让孩子们站在京剧演员面前,看他们上妆,看他们在你面前演,看他们的道具库。杨祐宁讲《曹冲称象》,差点就把真的大象给带进学校了。

  新京报:给小学生上课,需要一些什么技巧?

  总制片人:如果课讲得无趣,小学生10分钟就会走神。徐帆有备而来,一上来就拿了一堆的零食,吃着吃着就跟他们说,“我带了篇课文,咱们可以试着了解一下吗?”于丹是先旁听了几节课,先了解每个小孩的习性。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分享到: